一根剥了皮的香蕉app

() “……黑魔法,什么是黑魔法?或许你们会认为,危害他人的魔法就是黑魔法,能够杀人的魔法就是黑魔法。可是我现在就想告诉你们,这个想法是大错特错的!很多魔法都可以用来害人,就连你们在生活中常常使用的魔法,只要用得巧妙,就也可以置人于死地!”

斯内普在教室前侃侃而谈,那阴森森的面庞与他口中的话语相互掩映,让人不知不觉就感到了不寒而栗。

“……所以说,”他轻蔑地一笑,盯着小巫师们冷冷地道,“不要擅自去将魔法本身进行分类,因为那不仅不能让你们看起来更加聪明,反而会令你们显得更加狂妄和无知。”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斯内普的说法其实并没有错。虽然就玛卡研究得出的结论判断,魔法本身也有着很显著的倾向,可归根到底,正面、或是负面倾向都无关于善恶,评判对象仅限于使用魔法之人。

对于斯内普的这番论调,教室里的一部分同学似乎有着不同的意见。

然而,再怎么想要辩论反驳,他们也知道在斯内普的课上是不该开那个口的。一旦开口争论,最好的结果就是被无视,而最坏的结果,大概就是受处罚了。

这些“对斯内普”经验,是由我们的赫敏格兰杰小姐亲身实践得出的,所以端的是可靠无比。

斯内普大概也感觉到了学生的不以为然,可他根本没有作出任何反应,而是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所谓‘黑魔法’,指的不是魔法本身,而是使用魔法想要加害于你的那些恶意。”他随口解释道,“凡是对你抱有恶意的家伙,就都是你的敌人,也是足以对你产生伤害的对象。这些对象不限于巫师,更包括了其他生物……乃至某些死物。”

说到这里,斯内普伸手一指教室左侧的墙壁,学生们便大都顺着他的手指看向了挂在那儿的那幅画像。

“就比如说它,”斯内普阴恻恻地道,“阴尸。”

在那幅画的画布上,三具浑身苍白的人形活尸正俯身于一名巫师周围,不断地啃食着那人的脖颈和胸腹,鲜血就像是不要钱一般随着撕扯而挥洒,看得不少女生都纷纷颤抖着别过了头。

气质美女毛衣短裤白嫩美腿忧郁眼神居家写真图片

“那……现在真的还有阴尸吗?”格兰芬多那位漂亮的女孩儿帕瓦蒂佩蒂尔,用一种带着丝丝惊恐的尖利嗓音开口问道,“我……我是说,那一定是个很复杂的魔咒,不是吗?”

“确实不简单,”斯内普说,“可伏地魔过去曾经使用过,而这就已经足够让我们把它列入应当考虑的范畴了。”

或许是因为这些充满了危险与黑暗的魔法让斯内普打心眼儿里感到兴奋,他难得地没有对佩蒂尔出言责难,甚至还带着愉悦回答了一次。

“但是”

好吧,就算是眼下这种心情非常好的时候,他也并不想回答下一个问题了。虽然不少学生还都想要问些什么,但斯内普却没有给他们发言的机会。

“正如我刚才说的,黑魔法指的并不是它们本身。可这样的话,这门课为什么不干脆叫做‘黑巫师防御术’之类的呢?”他微微勾着嘴角,可那抹诡异的笑容却让他看起来更加邪乎了,“人心是难以揣摩的,即便是最有经验的傲罗,也常常会被某些城府极深的黑巫师给欺骗过去。所以,你们要学的将不是如何应对黑巫师哪怕他们在邪恶也一样,你们要学习的,只是魔法本身。”

“比起叵测的人心来,没有智慧的魔法本身显然要好对付得多,起码在反复的训练和实践之下,就算你们中的某些人再怎么愚蠢,也同样可以学到勉强自保的本事。”

斯内普一边说着,一边朝格兰芬多院的学生扫了几眼,还特地盯着哈利和纳威好好看了两次。他刚才的话语明显意有所指,而指的是谁,显然就不言而喻了。

哈利不甘示弱地等了回去,可他却只瞪着了一团空气因为斯内普根本没给他机会,早在他反击之前就把视线给挪开了。

“当然,”斯内普接着道,“笨人就是笨人,永远不可能和聪明人做到一样的程度。要知道,魔法本身也同样五花八门,更是有着千变万化的衍生应用,学习魔法也同样是永无止境的。你们所能做的,就只是一步一步地学习研究,而最终你们能做到哪一步,完取决于你们是否勤快、以及是否足够地聪明。”

“与魔法战斗,不像和人搏斗那样会被他人欺骗,再怎么变它都至少有一个基准。可同样的,这其中也不再会有任何可供取巧的地方,你们得实实在在地攻克难关。”

将这些话说完,斯内普霍然转身,迈着大大的步子回到了讲台后面,然后伸出魔杖敲了敲黑板。

“粉碎咒,在《标准咒语五级》中有记载,”他朗声道,“这条魔咒你们弗立维教授已经教过你们了,但是我想……哼,我不指望你们现在就告诉我你们已经很好地掌握了它。”

“今天这堂课,你们所要做的就是在实际使用中体会一下它的特

性和强度,”说着说着,斯内普又再度勾起嘴角笑了笑,“但愿你们中至少有一个人,能尽快明白该怎么使用它。”

话音未落,他倏然刺出魔杖,随着哗啦一声布料甩动的声音,教室最后面那个角落里忽然就有一块灰色的毯子被掀飞了。

因为教室里太过昏暗的关系,小巫师们大都没能注意到那里还放着东西,此刻盖着它的布落到了地上,他们这才发现了异样。

那是一座雕像,或者说,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座雕像似的玩意儿。

那东西生着粗而长的健壮四肢,爪子尖锐而又锋利,在它那似人似首的头上还伸出了两根弯曲的长角,背后如蝙蝠一般的双翼比它整个身子都要大。

值得一提的是,那玩意儿身都如同覆盖着一层石灰,形同一座雕像。可它偏偏却已经张开了它的蝠翼,眼看着就要振翅而飞了!

“石像鬼!”

赫敏惊叫了一声,因为她只一眼就认出了那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一时间,无论是格兰芬多还是斯莱特林,绝大多数学生都惊慌失措了起来。他们互相拥挤着想要退开,可那石像鬼的行动速度显然是比他们快得多了。

只见石像鬼那坚实有力的下肢猛地一蹬地面,轰然间便展翅跃向了空中。黑魔法防御术课的教室足够地大,却还不足以让它自由地飞翔,但是用来滑翔俯冲倒是绰绰有余了。

伴随着呼啦一声闷响,石像鬼迅猛无比地朝教室中间人最多的地方冲了过去。眼看着已经来不及躲避了,大家忙不迭地俯身趴在了地上或许有的是因为腿软,管他呢!总之,一群小巫师们立刻倒伏在地,七倒八歪地躲开了这可怕的一击。

可仅仅是躲过一次,却还远没到值得庆幸的时候,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很快,那石像鬼在他们头顶一掠而过,半空中拍打着双翼调整了一下姿势,双脚在对面的墙壁上再次用力一蹬,如行云流水一般创造出了第二次攻击的机会。

“障碍重重!”

是哈利,他似乎是第一个有功夫作出反应的学生。却见他直直地伸出魔杖,一道看不见的魔力墙将那飞速冲击而来的石像鬼阻了阻,虽然对方转眼间就挣脱了那如陷泥潭一般的障碍,却也失去了俯冲的速度,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

“赫敏、罗恩、纳威……”

他依次朝几个小伙伴都看了一眼,朝他们使了个眼色,其中几个很快就领会了他的意图,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当然,光是一个眼神总是无法传递太多信息的,除了经常和他在一块儿的小巫师以外,其他人一下子没能弄懂他的意思。

可即便是几个人,或许也已经足够了!

“昏昏倒地!”

几乎就是在同一时间,哈利等几人异口同声地念出了咒文,不仅音调节奏整齐划一,就连挥杖动作都是一模一样的标准。却见数道红色火光在空中一闪而过,这几道昏迷咒部击中了那刚振翅而起的石像鬼胸膛。

“嘭!”

伴随着一记沉闷的撞击,石像鬼如一片破麻袋似的整个儿倒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教室的墙壁上。它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缺损,直到现在很多小巫师才发现,它竟然就是一座雕像!

不用说,这便是r.a.成员们的第一次实战,看起来效果非常不错。

“其实应该用粉碎咒的。”稍稍顿了顿,赫敏轻声嘀咕道。

事实上,赫敏说得不错。不管是真正的石像鬼,还是眼前那只显然是被伏地魔操纵着的“假石像鬼”,都是一种身躯形同岩石的玩意儿。而能发挥出粉碎咒最大效用的,正是那些颇为坚硬的固体。

可大家在r.a.的训练中所学的,目前还仅限于昏迷咒、缴械咒以及铁甲咒,要是用粉碎咒的话,不说其他人会不会,至少在配合上可还没实际操练过呢!

“哼!”

看着被那些小家伙用昏迷咒硬生生撞碎了的石像鬼,斯内普的脸色阴沉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