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app安卓在线手机观看

最新网址:.

“公子……该醒醒了……公子……公子……”

听着女子的声音,江临皱了皱眉,好像是在做什么梦。

“不要!不要过来啊!”

猛然间,江临坐起身。

听着自己主人的大喊,正在床下小狗窝抱着磨牙棒睡觉的狗子也是“汪唔!”的一声四脚站起,脑袋不停地东张西望。

“公子你没事的吧?公子?”

站在窗沿的女子抱着毛巾轻柔地喊道,眼眸中净是担心。

“哦,原来是玖玖啊,我没事。”

江临抹了把头顶的冷汗,才记起来自己昨晚已经是回到钱府了。

记得昨晚当莲花一步步靠近的时候,江临没有办法,毕竟“朋友之妻不可戏”

自己就算是再帅,也不能够绿了吴克啊。

心肝长腿游泳池的性感

先不说吴克知道自己如果把他给绿了会不会一个光头顶死自己,反正这家伙肯定会在自己的双珠峰不停地画圈圈来诅咒!

而且自己是真的对莲花没有想法,真是一点都没有,日月可鉴的那种。

所以江临当晚就跳窗了。

跳下窗后,江临又重新折返回去把正和那些小母狗互相追逐的二哈以及将近三百斤的钱小胖给拎了出来。

当时进钱小胖房间的时候江临还犹豫了一会儿,想着他会不会在学外语,结果江临还没打开门,钱小胖自己就冲了出来,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衣衫不整,一副被流氓了的落魄模样……

江临以为这家伙真的迈上了成人的阶梯,结果才知道是钱小胖不停地被那三个姑娘追,不停地摆脱他们,终于是有机会冲出了门。

最后江临快速写了一封信,信中大致的内容就是:

莲花姑娘,其实我已经有女儿了,之前赎身之事,都是误会,其实是我一个朋友帮我寻人,莲花姑娘你有可能是他失散多年的青梅竹马,也有可能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妹,这是1枚中品灵石(1枚中品灵石等于100枚下品灵石,1枚下品灵石等于100量白银),足够你赎身了,如果姑娘你想清楚了,等我事情处理完了,就带姑娘去相亲,不对,是探亲,反正探着探着,就亲了嘛。

将信和灵石让王姨转交给莲花后,江临头也不回的赶紧跑路!

……

“公子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看着江临沉默不语,玖玖轻声问道,小巧但是却有些粗糙的双手拧干了毛巾递给江临。

“烦心事倒是一大推,不过习惯就好了。”江临接过毛巾抹了把脸,“谢啦。”

“公子不用和我道谢的。”玖玖轻声说道,“服侍公子是玖玖的荣幸。”

“这哪是什么荣幸,大家都一样,都是打工仔,只不过我们日月教的制度比较自由化。”

“公子你刚刚说什么?”

“哦,没什么,我是想问玖玖姑娘,如果我过几天就离开东林城,玖玖姑娘是否愿意和我一起离开?”

听着江临的话,玖玖眼眸微滞,许久,才缓缓开口,语气中也尽是不可思议:“公子愿意让玖玖跟随?”

“也不算是跟随吧……我可以帮玖玖姑娘赎回自由身,当然了,只是赎回!没其他意思!

毕竟玖玖姑娘在钱府也不是办法,如果玖玖姑娘不嫌弃的话,可以跟我回家乡,不瞒玖玖姑娘,我家乡那里人都超好的,各个有才华,讲话还好听,玖玖姑娘一开始可能不会太适应,住一个月就好了。

如果玖玖姑娘不想一个人生活的话,也可以来我们家,就不用签订卖身契了,按月资结算,包吃包住。

而且我说不定还有办法治疗玖玖姑娘的容貌,不过需要点时间,可能要个五六年……

嗯?玖玖姑娘?”

“哦……抱歉公子,玖玖走神了……”玖玖欠身一礼,接过江临手中的毛巾,转身放入水盆。

“诶?难道玖玖姑娘不对我可以治好脸上的伤而感到开心吗?”

本来江临还以为当自己说出可以治好她脸上的刀疤和烫伤的时候,她会开心地蹦达起来,结果好像玖玖似乎不怎么开心……或者说是不怎么在乎?

这让江临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就像是自己向舍友炫耀自己找到了女朋友,而你的舍友只是“嗯”了一下……

“玖玖姑娘莫非是不相信我?”

“玖玖自然是相信公子,可是,就算是治好了,玖玖容貌也不如何,公子带着玖玖出去,玖玖怕掉了少爷的脸面。”

“这有什么丢脸的,再说了,容貌这种东西,虽然很重要吧,但是也不是那么的重要,最主要的还是内在!”

江临拉着玖

玖的衣袖坐在传遍,然后扬了扬额前的刘海。

“你看我,帅吗?”

“嗯……”玖玖脸色微红地点了点头。

实际上当江临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玖玖总感觉面前这个人有些许的厚颜无耻。

“嘿嘿嘿帅吧,其实啊,我靠的不是这一张脸吃饭……”江临向玖玖挑了挑眉,“而是……才华!”

“……”

“不瞒玖玖姑娘,我一直为我这张英俊的脸庞所烦恼,因为我明明是想靠才华征服妹子,可是呢,对方只看到了我的外表……”

说着说着,江临摇了摇头,神色竟然还有些许的忧伤(不要脸)。

“所以,玖玖姑娘不需要太在乎别人对自己容貌的看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也都有自己内在的魅力,在我看来,玖玖姑娘温柔的性格以及贴心的细腻,是很有魅力的。”

说着,江临端起漱口水在喉咙里打着咕噜……

“那……那……”

玖玖含首低眉,手指不由地紧捏在一起。

“那如果我说喜欢江公子,公子愿意娶我吗?”

“……咕嘟”江临惊得一口将漱口水咽下。

当江临转过头时,玖玖已经解开面纱,与江临互相对视在一起,一时间,房间中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说实在话,江临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被A上来了……还是一个认识不到两天的姑娘……

“e…..”

江临想了想,没有移开视线,直视着女孩的眼眸认真道:

“玖玖,接下来我说这些话,你可能会觉得我是在敷衍你,觉得我嘴上说的好听,但我觉得还是得说。

其实,我觉得两个人互相喜欢,是心灵上的喜欢,怎么说呢。”

江临挠了挠脑袋。

“不瞒你说,我这人就喜欢蹲在街角看着漂亮的姑娘来来往往,自然也会忽略一些样貌不是那么出色的姑娘。

也确实,出众的样貌会给一个姑娘加分不少,更容易被喜欢上,只要是男人,不对,应该说只要是雄性动物,都逃不了这个规则。

但是如果随便挑一个样貌出众的人,然后告诉我要和她成亲相守一生的话,那我绝对是不可能答应的!

虽然我没有成过亲,但是我认为婚姻不像是爱情,爱情如同烈酒,喝多伤身伤喉,可是婚姻就像是凉水,虽然平平淡淡,但是每天都得喝,而且离不开。

所以玖玖,你的心意我很开心,但是我不觉得你真的喜欢我,只可能是被我帅气的外表给暂时迷惑住了,等看久了你习惯了,估计就不会有这种冲动了。

而我现在也无法喜欢上玖玖你,我不否认这和玖玖你现在的外貌有关系,但是也不是太大的关系。

就算是玖玖你现在立刻倾国倾城,我也不会爱上你,我顶多觉得你好漂亮,最多馋你的身子,但这并不是真的喜欢。

我这么说很矛盾……那个……玖玖你能懂吗?”

直视着女孩的眼睛。

说真的,江临也不知道自己再说些什么。

上辈子江临也不是没有被表白过。

开玩笑,上辈子自己可是实力与样貌并存的校草(比如广大书友)呢。

但是无论是谁,江临也都没有答应。

学生的任务不就是好好学习吗?谈什么恋爱,到时候分手的时候还要死要活的,这咋办……

所以在上辈子,到了后面,有不少女生以为江临是性冷淡或者是……王的信徒……

“噗哧”一声。

与江临四目而对的女孩捂着小嘴笑了起来,声音清脆,宛如银铃。

“玖玖?”

“抱歉…..公子抱歉……”

玖玖伸出手轻轻擦拭眼角笑出的泪水。

“因为公子刚刚好认真呢,虽然和公子相处时间很短,但是两天以来,玖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认真的公子呢。”

江临老脸一红:“玖玖,你要知道,我都一把年纪了,我说这些非主流肉麻的话是很需要勇气的。”

“抱歉抱歉……”女孩缓缓平复心情,“不过公子,非主流是什么啊?”

“呃……”江临想了想,“是一种行为艺术,也是一种文艺复兴……呃……有些难解释,不过玖玖你也不需要懂就是了。”

“果然公子学识博大精深。”

江临眼睛一弯,如同滑稽:“玖玖姑娘怎么知道我博大精深的?”

女孩先是一愣,然后嗔怒地瞪了

江临一眼,轻轻披上面纱,从床上坐起身:“公子都是这么调戏女孩子的吗?”

“嘿嘿嘿,我这人除了从来不按F键进入坦克,其他的都不怎么挑。”

“公子又说一些听不懂的胡话了。”

玖玖双手扶在身前欠身一礼。

“玖玖最后还有一问,不知公子是否可为玖玖解答。”

“当然,传道授业,本就是我儒家书生的职责。”

“如果玖玖一直是这种容貌,公子是否有可能喜欢上玖玖?对玖玖日久生情?”

江临微微一笑:“当然。”

抬起眼眸,女孩直视着江临,也是轻轻一笑:“公子还真是会讨女孩子欢心呢。”

“有吗?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玖玖微微一笑:“虽然玖玖还想和公子多说说话,不过一位声称是公子您的朋友已经在院子前院等着了哦,少爷正在接待呢。”

“朋友?”

“嗯,名为覃萧。玖玖还要收拾院落,请恕玖玖不能随公子前往。”

“麻烦了。”

江临拎起狗子披上长衫就往外走,刚好自己也得和师兄讨论一下东林城的计策之类。

看着江临拎着二哈逐渐跑开的背影,女子驻足而望,直到他消失在自己的后院,才缓缓收回视线。

随着九尾天狐特有的幻术解开,女子身形修长,九条洁白长尾摇曳于空中。

从来都是以本来面容面对江临、可是江临无法看到她真实面貌的女子踮起白色的绣花小鞋,双手举于头顶,小小伸了一个懒腰,曼妙的曲线玲珑有致。

好像是累了一般,女子踢掉小鞋侧身躺在他的床榻上,九条尾巴也是如花般展开,女子眼皮微重……

“主人……”

两个封闭穴窍,易容成普通侍女的白狐姐妹走进房间,单膝而跪。

“事情都怎么样了?”

“回主人,独孤教主说,法阵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最快今晚、最晚明晚就可以发动血名阵。”

“她想好了吗……有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了。”

“独孤教主要我们向主人您转达这一封信。”

“拿过来。”

白狐姐姐起身,从怀中拿出信封捧于手心。

信封飘到九尾天狐身前自然打开,纸张飘出展现在女子面前:

玖依,谢谢你这些时日的帮忙了,不用为我感到可惜,反而是你,我走了之后,你个傻妮子要是犯傻怎么办呢?你平时都说我傻,可是在我看来,你个妮子比我傻千百倍。

当女子目光移动到最后一个字时,女子摇了摇头,心中微叹,而面前的纸张也是自燃,就连灰烬都没有剩余。

“那个傻姑娘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白狐姐妹互相对视,最后,白狐妹妹轻咬嘴唇,缓缓开口:

“独孤教主说……她会帮主人您最后一个忙……这是身为朋友的最后一个礼物了……”

“礼物?”

“钱府东院,如果他今晚去找那只狐狸,必死无疑!”

“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我睡一会儿。”

“是……”

白狐姐妹悄然退下。

樱唇微张,女子轻轻打了个哈欠,侧身躺在他曾睡过的枕头上,缓缓闭上如银河般璀璨的银白色双眸。

不知为何,悄然间,女子的脑海中不停回荡着他刚刚的话语。

女子嘴角微微扬起,银白色的雪发划过女子的脸颊。白色的轻纱飘然落下……

面纱之下,不是倾国倾城。

但足以倾世。

不知多久,轻闭眼眸的女子轻轻打了个哈欠,宛如呓语:

“还是让他死了吧……”

最新网址:.